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大连铁路医院)挂号,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挂号,大连儿童医院挂号

全国咨询热线

155-6681-3333

新闻动态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狂飙》导演揭秘:高启强原型到底是谁

发布日期:2023-02-02浏览次数:8

2023年开年大剧《狂飙》口碑一路狂飙,如今豆瓣评分已经高达9.1分,超过60%的人给这部剧打出5星好评,相关话题引起观众多番讨论,话题之一即是反派人物高启强原型是谁。

《狂飙》展现了高启强“崛起”全过程,他从最初的京海市旧厂街菜市场的鱼贩,“借势”收服唐家兄弟,斗倒白金翰老板徐江,娶白江波的妻子陈书婷,认兼具黑帮大佬与商人身份的泰叔做干爹,并最终取代泰叔,成为京海市黑社会中的强盛势力。随着势力的发展,高启强又成为政协委员踏足政界。



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研究员孙萌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高启强形象复杂多面,立体真实生动,烟火气十足,也很生活化,不是二元对立非黑即白,人物有着完整的弧光,在人物塑造上是成功的。


她提到,高启强这个人物,其实是迷失的人物形象,是灵魂与魔鬼交换了的人物,展现了小人物从正到邪的变化过程。


近日,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电视剧《狂飙》导演兼编剧徐纪周,为大家揭秘了高启强在现实中的原型。



现实中原型是谁?


对于高启强的原型人物,舆论多猜测是四川汉龙(集团)刘汉。刘汉是四川富豪、黑社会组织头目,2014年一审被判死刑,同年二审维持原判,2015年被执行死刑。


徐纪周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高启强原型并非刘汉,原型人物有多个。他说,剧中原型都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的案例。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于2018年1月开始,为期三年,2020年年底结束。从2021年开始,扫黑除恶斗争工作常态化开展。


在谈到高启强原型人物时,徐纪周提到了黑龙江李氏三兄弟案、辽宁徐长元案和广东曾仕权案。这三个案件都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破获的涉黑案件。


其中,黑龙江李氏三兄弟案中,老大李伟、老四李桐以及老三李建,三人各有“分工”,李伟和李桐为国企领导,专门负责利用职权换取利益,李建作为“代言人”,在外面大肆敛财。


李伟曾任哈尔滨市电业局副局长,他曾说,在黑龙江境内,只要是和电力方面有关的事,对方只要打个招呼,“我肯定是全都能说了算”。李桐曾任哈尔滨电力实业集团公司总经理。


《狂飙》中也有类似情节。高启强与杨建(剧中担任京海市供电局副局长)沆瀣一气,掌握了京海市的整个电力系统,甚至,就连一间审讯室的供电情况都能细微地控制到。


扫黑除恶大型政论专题片第四集《治乱清源》介绍,黑龙江李氏三兄弟的罪行惊人,共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强迫交易、聚众淫乱等24项刑事犯罪,共形成3285本卷宗,可以铺满5个篮球场。


作为“电霸”,他们财富惊人,李伟收藏的豪车有上百辆之多,总价值达到了1亿元。李桐则爱好收集古董文物,清朝蓝底蟒袍、雍正年间的龙纹菱口盘等都是他的私人收藏。


除此之外,兄弟三人共有69套房产,加上车位累计约值8个亿。三人在松花江畔还有一处豪华码头,以及近10亿元的现金资产。


李氏兄弟非常狂妄。相关专题片披露,李伟在海南三亚过生日的现场视频,底下一群人举着手机高喊:“大哥,万岁万岁万万岁”。《狂飙》中高启强成为白金翰主人后,高启强弟弟高启盛也非常狂妄,高启盛就公开宣称,京海市掉下个钢镚,那也要姓高。


辽宁徐长元案特点是家族化犯罪公司化经营。徐长元是亦官亦商的角色,其曾任庄河市市长、瓦房店市委书记、大连市金州区委书记、金州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等职。2018年7月落马,后来被判无期。


徐长元犯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等十余项罪名,利用权力、地位影响和暴力手段巧取豪夺掌控上百亿资产,随着徐长元被查处,“庄河徐家”发家内幕被披露出来。


现实案例中,身为家中长子,徐长元有过辛酸过往。据称,每当提起家中往事,他还会眼泛泪光。也是在徐长元的照顾下,其家族成员一路大发横财。


“我永远记得那一幕:1972年我17岁时的一天,病重的母亲给两岁的五弟喂完奶后,拉着我的手嘱咐道,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顾好,我含泪点头,她就去了……”徐长元说。


《狂飙》剧情显示,高启强童年不幸,父亲是酒鬼,醉酒后会毒打孩子,后来高启强父母车祸身亡,高启强就带着弟弟高启盛、妹妹高启兰一起生活。高启强与弟弟、妹妹感情也非常好。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介绍,自上世纪90年代末起,随着徐长元一路升迁,二弟徐长发、三弟徐长波、四弟徐长威、五弟徐长宝先后成立多个经济实体。徐氏家族企业包括了物流公司、典当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期货基金等20多家公司,通过20多年的经营,已经是“黑中有白、白中带黑”,整个涉黑组织被查封的房产多达2714套。


相关政论专题片还介绍,徐氏家族的“黑财”沾满了血腥,在暴力讨债过程中,有的被害人被挑断了脚筋,有人被逼自己砍断手指,还有人被非法拘禁、坠车后遭碾压死亡。


以官养商、以黑护商,徐氏家族企业的涉黑资产竟然超过了百亿元,除了房产之外,还有土地、债权、高档轿车、进口红酒等。政论专题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提到,“徐长元的足迹走到哪里,家族的势力就渗透到哪里,家族的企业就跟随到哪里”,徐氏家族形成了家族、集团、组织三位一体、无法分割的特点。


曾仕权案则是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案件。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曾仕权、柯钜威分别在广东省高州市网罗闲散人员组成团伙,通过暴力、威胁等方式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案件通报显示,他们气焰嚣张,暴力性强,为争夺势力范围持械斗殴,在人流密集地持刀、枪等伤害他人,肆意威胁、恐吓执勤民警,先后造成3人死亡、1人重伤、10人轻伤和大量财产损失。


曾有受害人13年都不敢在高州工作生活。该组织通过暴力、威胁等手段垄断部分河段的河砂开采,非法获利2.7亿余元人民币,主犯曾仕权、柯钜威后来被判无期和死缓。


《狂飙》中以高启强为代表的团伙气焰也是非常嚣张,他们不仅拉拢腐蚀干部,还与剧中时任京海市常务副市长赵立冬勾兑交易。当需要对人痛下杀手时,高启强说,“告诉老默,想吃鱼了”。“老默”在剧中是高启强团伙中的杀手。


另外,剧中高启强与警察安欣相识于微时,后来又分道扬镳并展开了长达20年的正邪较量。在人物形象塑造上,安欣同样也有形象来源。


据央视新闻报道,主创团队介绍,安欣取材于多个真实原型,是万千英雄的缩影,他们年纪轻轻熬出满头白发,危险时刻用身躯挡住火药,受伤后把抢救机会留给战友……



扫黑为何如此艰难



《狂飙》剧情时间跨度长达20年,涉及京海市各级干部、基层干警、调查指导组,以及涉黑商人和手下等群像,有力地呈现出了扫黑除恶之艰难。


徐纪周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扫黑除恶跟缉毒一样,非常残酷,非常惨烈。把扫黑除恶工作的艰巨性、艰难性、残酷性展现出来,告诉大家扫黑不易,不是拿个枪、带个铐就完了,不是这样。


扫黑为何如此艰难?《狂飙》点出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内鬼”。剧中安欣到“疯驴子”的团伙中卧底,取得信任后“疯驴子”带安欣去了海上的游艇。


警方布控后发现,有重要人物也登上了游艇,“不知道这网能不能网的下”,剧中京海市公安局领导向京海市委当面进行了请示,游艇上有警察的消息随之泄露,安欣也差点死在游艇上。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彭新林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内鬼”就是“保护伞”,剧中黑恶势力横行20年,“保护伞”的纵容、支持和保护是重要原因。他说,“保护伞”与黑恶势力已深度捆绑,形成利益共同体,结成了庞大的势力网。所以扫黑除恶必须“打伞破网”,“保护伞”不破、“关系网”不除,黑恶势力必是“野火烧不尽”。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扫黑难在“保护伞”,“伞”的级别越高,扫黑的难度越大。“保护伞”会通风报信、同谋串供,为扫黑设置各种阻碍。


彭新林说,从剧中可以看到,当指导组到京海市,组长徐忠邀约警察安欣在泳池见面。安欣最初是持有怀疑的态度,以为又是一阵风,对指导组信心不足。


彭新林认为,这恰恰说明了,推进扫黑除恶常态化开展的必要性。常态化表明扫黑除恶应当在“常”、“长”二字上下功夫,建立健全扫黑除恶长效机制。他还提到,扫黑除恶之所以难,除了必须打伞破网之外,还难在要铲除黑恶势力滋生的土壤,包括推进相关行业领域乱象治理等,这涉及社会治理问题,也是治本之策。扫黑除恶要系统施治,应坚持扫黑、除恶、治乱同步推进,强化源头治理,在扫黑除恶中持续推进重点行业领域乱象整治,完善重点行业领域市场准入、行业管理等相关制度机制,堵塞政策和管理漏洞,真正实现打击与防范、治标与治本有机统一。


彭新林举例说,比如剧中唐家兄弟向高启强索贿,如果当初基层社会治理完善,高启强也不会去送礼,双方也不会有后续的冲突。也许鱼贩子仍然是鱼贩子,管理员仍然是管理员。


庄德水认为,扫黑除恶还必须打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打造政法铁军。如果国家公职人员腐败,黑恶势力就有经营操作的空间。


另外他提到,黑恶势力本身在不断升级。敲诈勒索已是比较低级的形式,现在的黑恶势力在改头换面开公司搞企业,有的甚至做公益做慈善包装自己。剧中高启强也是如此。


现实中的曾仕权案,46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为曾仕权团伙充当“保护伞”,其中留置6人,党纪政务处分15人,移送司法机关13人。而在《狂飙》剧中,高启强也不断拉拢腐蚀党政干部。为拉拢腐蚀京海市官员,高启强在当地开办了幼儿园和养老院,其中幼儿园有一条不成文的入园规定,孩子父母有一方必须是京海市各机关的基层公务人员。


在养老院中,百分之八十是退休老干部,百分之二十是退休老干部的亲戚朋友,甚至还住有退下来的省领导。剧中提到,“高启强这棋下的高啊,他一手攥着大部分的基层公务人员,一手捧着是心理落差极大的退休干部,花极低的成本,把公务员队伍从头到尾,全拴在他的船上。”


彭新林表示,这部剧传递出党中央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的坚定决心和信心,以及对政法系统内“蛀虫”深恶痛绝、刮骨疗毒的鲜明态度,也印证了政法队伍教育整顿的必要性。


官方通报显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3644个,涉恶犯罪集团11675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3.7万名,缉拿目标在逃人员5768人,境内目标在逃人员全部缉拿归案,境外目标在逃人员到案率达88.7%;43144名涉黑涉恶违法犯罪人员投案自首。

大连曹铭谦挂号大连车颖挂号大连王洪江挂号大连郭丽苹挂号大连张殿龙挂号大连铁路医院挂号 ,大连中山医院挂号 ,大连儿童医院挂号大连崔振泽挂号大连蒋飞挂号 www.dlguahao.com 155-6681-3333

Copyright © 2022 大连挂号网- 专业挂号-曹铭谦-郭丽苹-车颖-王洪江-姜一农-崔振泽-蒋飞-李吉彦-张殿龙-宋伟微信挂号预约服务 All Rights Reserved.辽ICP备2022005607号-1 XML地图

技术支持:大连挂号网

大连挂号网扫一扫咨询微信客服
155-6681-3333